海城,香江帝景8号。

  痛——

  撕裂般的痛席卷全身,蔓延至四肢百骸。

  慕浅双手死死地攥着男人的手臂,指甲深深没入他的肌肤,但慕浅无法看见他的面孔,更不知道他是谁。

  第一次钻心的痛楚让慕浅再也无法忍受,泪水无声滑落。

  似乎是察觉到她哭了,扫了兴致,男人草草了事,冷漠的起身,直接去了浴室。

  砰——

  浴室门关上,里面响起了淅淅沥沥的水声。

  黑暗中,慕浅攥着被褥裹着自己,疼的打颤。

  一个月前,养母的儿子突然疼得晕倒,去医院检查,得了肾癌,需要紧急做手术,而医疗费显然不低。

  她被养母逼着来做带孕,也就找到了这个男人。

  只是碍于对方身份尊贵,所以保密工作做得十分完善,在偏远的别墅,蒙着眼睛来,房间里关着灯,拉着黑色加厚窗帘,她根本不知道对方是谁。

  吱呀——

  不过十分钟的时间,男人拉开门从浴室里出来。

  “先生,那笔钱……”

  慕浅强忍着疼痛,小声的问着。

  “还没走?”男人本以为她走了。沉默一瞬,说道:“以后不用来了,既然怕疼,就别勉强。”

  “不,不要。我真的很需要这笔钱。”

  一听男人说不需要她来了,慕浅吓得脸色一白,借着微弱的光线,忍着身体的痛,朝着男人扑了过去,抓住他的手,“我……我能忍得住。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?”

  被她紧紧地抓住手腕,男人身体明显一僵。

  虽然看不清男人的神色,但慕浅清晰的感受到气氛骤然凛冽,背脊凉风阵阵。

  “抱歉,先生……”

  慕浅抿了抿唇,立马缩回了手,与他拉开距离。

  男人随手拿起西装,从口袋里拿出一张支票,递给她,“这是一百万。完成之后,再给你另外一百万。”

  “谢谢。”

  手里握着那一张薄薄的支票,虽轻盈如羽毛,却似沉甸甸的铅一般,压在慕浅的心口上,重得令她窒息。

  悬着的心也舒了一口气儿。

  哥哥的医疗费,算是有着落了。

  “各取所需而已。”男人话语薄凉,毫无任何情绪,对于慕浅的道谢并不领情。朝着衣帽间走去,不忘说道:“让忠叔送你回去。一个月后,你排鸾期再过来。”

  “嗯。”她微微颌首,转身离去。

  来之前,慕浅已经去医院做过了各项检查,而今天亦是最后一天的排鸾期,否则她恐怕要在这儿住上一个星期。

  毕竟,排鸾期,受孕率最高。

  ……

  海城,中心医院。

  “你个白眼狼还知道来?你哥都要死了,你见死不救,哪儿来的脸活着?当初要不是老娘在田沟里把你捡回来,怕你早死二十年了。”

  养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第一宠婚:律政娇妻不好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都市特战兵王张峰只为原作者锦黎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锦黎并收藏第一宠婚:律政娇妻不好惹最新章节